绑定国企寻找外援金风科技的“周期之路”

  新能源行业已不“新”。无论是股票与业绩倒挂的光伏,还是业绩与市场低迷的风电,皆要面临从“新”到“旧”,从“增长行业”向“周期行业”过渡的现实。

  风电行业龙头金风科技继一季度业绩下滑之后,半年报再次见颓。截至6月30日止的2023年二季度财报,公司上半年营收190亿元,同比增长14.03%;归母净利润12.51亿元,同比减少34.82%;扣非净利润10.33亿元,同比减少44.86%。

  目前,除金风科技和明阳智能,三一重能、运达股份、远景能源等厂商皆未公布半年报业绩。

  风电行业的需求一直不错,在金风科技的主要经营业务中,风电机组、风电场运营、风电服务三类业务的收入分别是127.41亿元、23.14亿元、33.47亿元,同比均实现正向增长。

  业绩却一路向下的原因此前也分析过,是上游价格不稳定,下游厂商激烈竞争,风机价格被一压到底(戳链接:金风科技:高层接连离任,主营利润承压),由此毛利率急遽下降。

  金风科技的毛利变动很大,2023年上半年,金风科技风机业务毛利率仅为3.64%,较去年同期下降8.95个百分点。据金风科技统计,风机价格自2020年初开始不断走低。而这正是大型风机设备的瓶颈期。

  除此之外,国际形势的变化也是主要的因素。其一,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运费飙升;其二,风机的建设一般在海域,随技术的进步,不少风机需要挺进深海。但是国际形势剑拔弩张,海域的不确定因素加大。

  Virya Energy给出的原因是能源市场形势、绿色协议和地理政治学焦灼的事态正在影响海上产业的发展速度,这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海上风电项目会有更大的风险。

  业绩萎靡,形势紧张,寻找出路是大家的共识。近日,金风科技接连公布两大合作消息——

  8月24日,国家电投浙江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强在本部会见金风科技浙江省公司总经理熊伯增一行。旨在海上风电领域进行合作。

  一个是大型国有发电企业,一个是风电领域的龙头,以小见大,能够准确的看出金风科技的布局:拓展新出路,增加新合作。

  与国企合作是金风科技的老路。一直以来,金风科技和政府、国企都是深度绑定。2022年,金风科技、中国电建华东院与大丰区政府签订《大丰海上风电项目合作备忘录》,并与中电国际在巴西签署Paraiso Farol(PFA)和Pedra de Amolar(PAM)项目的谅解备忘录。2023年,金风科技又中标中国电建186MW风电项目。

  与国企国家电投的合作主张一以贯之,一方面,国企本来有极强大的风电基础,国家电投在2020年风力发电装机规模世界第二,与国企合作,是强强结合;另一方面,国家大力推行的风光大基地建设,由于投资金额较大且还在试水期,中标者多为国企,加强国企合作更有助于业务拓展。

  与亿华通的合作却是寻找新的技术出路。本次合作的重点在于共同打造国家级风氢一体化产业全链条综合示范。风氢一体化是将风能转换为氢能,既能轻松实现氢能全绿色生产,也能提高风能的利用率,相当于另一种方式的储能。

  亿华通作为中国氢能巨头,日前,已通过20万千瓦风氢一体化源网荷储综合示范工程的批复。金风科技和其联手,在风电全方面应用上取得先机。

  周期之路并不好走。风电领域历史的几次发展皆未到达如今的高度,步入新行业容易,但是持续发展下去却很难。新行业在领域扩张上得天独厚,但是在周期之路上,上下游的博弈、国际形势的桎梏,风机领域的局限,对风机来说风险更大。

  让风机厂商承压的价格似乎已有松动。多个方面数据显示,风机单价下降速度明显放缓,在1800-1900元/kW单价区间波动,价格拐点似乎已然浮现。返回搜狐,查看更加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