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进入城市地下综合管廊的是哪8类管线?施工要注意些什么问题?

  以综合管廊的实际建设来看,综合管廊中都会收容电力和通信线缆,电力与通信线缆基本上可兼容于同一管廊舱间内,但需注意电磁感应干扰的问题。若通信线缆采用的是较老式的同轴线缆,就可能和电力线缆产生电磁感应,从而干扰通信。当通信线缆介质是光缆时,电力和通信光缆之间的相互干扰问题不存在,不用采取比较特殊的屏蔽措施,二者就可以共沟铺设。

  燃气管道一般都会采用无缝钢管,刚性管道易在施工等过程中破裂,而一旦破裂,积蓄于地下空间的大量易燃气体将成为公共安全的重大危险。近年来,辽宁大连、台湾高雄等地均发生过燃气泄漏积蓄于排水等管道中,引发爆炸的惨剧。

  燃气管道入廊后,综合管廊内各管线各安其所,各类施工引起的管道破裂事故频率将大幅度的降低。但也存在两种危险:一种是燃气管道泄漏逸出的有毒气体,会对综合管廊里的巡查检修人员造成危害,发生中毒现象。另一种危害,可燃气体与空气混合的体积达到某些特定的程度时,遇到明火或电火花时,会着火引起爆炸,对综合管廊本体以及其上的道路、周边活动市民都会造成危险。

  因此,鉴于以上两种危害,燃气管道入廊一般需设相应的监测、消防和排气设备,且燃气管道的气密性与其他管线相比有特别严格的要求。目前国际上对于燃气管道入廊问题的观点并不一致,总的来说,欧美倾向于禁止燃气管道入廊,日本与台湾地区则允许燃气管道入廊。

  目前我国现有的各种管线规范中对于燃气管道能否进入综合管廊没有明确规定,但国家标准要求燃气管道纳入综合管廊时,其舱室不得与其他建构筑物合建,其孔口不得联通其他舱室,舱室与周边建构筑物的距离需要契合设计规范等,燃气管道入廊应以独立于一舱为设计原则。

  污水管道和雨水管道属于重力流管道,倘若纳入综合管廊,则对管廊的坡度、走向等均有较大要求,除非在未开发地区进行新区规划,否则为满足坡度和走向要求需对整个区域的管网系统来进行调整,将大规模地增加建设成本。

  此外,污水管道入廊还需考虑两大因素:污水中携带的大量无机盐或带有较强酸碱性对其他管线造成腐蚀的可能性;污水管道中产生厌氧消化环境,大量甲烷、硫化氢和氨气的情况也都会存在,会造成爆燃危险或对巡查人员造成中毒危害。因此,污水管道若装设于管廊内,需要非常装设多种气体的监测系统和安全防护等。

  综上所述,污水和雨水管道一般不纳入综合管廊。若要纳入,污水和雨水管道可与积水和中水管道共处一舱,污水管道需要安设在管廊底部,给水管道则设置于其上方的管廊中部。

  给水管道假如产生爆裂,会产生强压水柱,可能破坏其他管线,但管廊内一般安装有的监控设施和报警系统,巡查检修人员会立即采取切断供水等相关措施,并进入管廊维修。给水是洁净的常温水,在关闭进水阀门且管廊排水正常的情况下对检修人员不会造成特别的危险。

  若给水管破裂漏水,因为管廊的附属设施里布置有积水坑,且综合管廊除特别区域外都要求设置横断面坡度,坡度在2‰左右,利于管廊内排水,不会造成大面积积水,短期内也不会给其他管线造成影响。但漏水长期未处理仍可能对其他管线造成腐蚀损害。在给水管与其他电力、电信管线同沟的情况下,一定要注意施工质量,并加强维护管理,避免产生爆管或长期渗漏之问题。

  热力管道受热时,保温层与管道一同膨胀,增加沟内温度,因此对其他管线有影响。热力管道可分为热水供热系统、蒸汽供热系统和热风供热系统。当热力管道为蒸汽供热系统时,排气管处理不当可能对管廊内其他管线以及巡查检修人员造成影响,需要非常注意。

  由于同一区域可能有多个公司或项目部均有施工内容,且整个工程建设项目施工周期的有限性,各个项目部均想尽快完成工作内容,因此假如没有合理的施工顺序安排,势必会造成紊乱。协调土建、机电工程各专业、装修等单位,限定区域、时间并形成文件,要求各单位一定要严格按文件要求执行,有效的保证施工的顺畅。

  地下管廊施工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就是材料运输问题。由于空间存在限制,给材料运输工作带来极大的不便,特别是管道、桥架、电缆等重量较大的材料运输。

  可根据现场真实的情况,特制的运输小车,一般分两种:一种下倒链固定式,一种上凹槽固定式。无动力,人工牵引。

  由于地下管廊地处建筑物最低处,一旦下雨,雨水势必将汇集至管廊,因此除平时一定要保证排水设施齐备、排水通道顺畅外,务必预备足够的设备以备不时之需。其他的还有火灾、中毒事件的预防,因此在进入管廊施工前,完善管廊内临时照明、应急疏散通道、通风等,保证管廊内的施工环境。

  由于地下管廊施工的特殊性,各专业在施工时将没办法避免接触其它专业的材料,势必对成品造成不一样程度的损坏。因此各单位务必要特别加强实施工程人员的教育,提高成品保护意识,同时要在施工顺序安排要着重考虑成品保护问题。

  由于涉及各专业(土建、装修等其它专业)的施工,并且与工艺、安全、经济、维护等各方面相关,所以管线综合布置设计的基本要求:

  进行管线综合布置图编制应不影响原机电各专业系统的设计要求,管道的走向应基本与施工图相同,布置时最好能够降低弯头等影响系统运行阻力的因素。进行管线综合布置只是使管线布置更加合理而不是修改原设计。

  国家有关施工验收及规范对一些管线的布置已有明确的技术方面的要求,编制时应严格参照有关要求做,以使机电系统的安装符合规范要求,这是确保工程验收及工程评优的关键。比如:规范明确规定管道的布置排列、管道离墙、柱等支物、障碍物的距离,管线综合布置时均应给予充分的考虑,特别是消防设施及管道的安装一定要符合规范的规定。

  管线综合布置应最大限度地考虑建筑结构的特点,合理设计管线布置位置及空间,有可能尽量采用联合支架(即多种管道共用支架),减少支架的数量,减少支架和结构的连接点数量,并将支架固定点安装在建筑的承重部位。

  管线安装及维护时,均需要预留一定的安装操作空间以及各管线安装顺序。焊接管道还需要仔细考虑焊炝的焊接空间,丝扣连接的管道需要预留安装喉钳操作空间,绝热管道需要预留保温层的安装空间,阀门安装的地方除按设计及规范安装要求外还需要仔细考虑阀门操作手柄的操作位置,以及日后运行时操作的方便性,以方便维护、维修单位的使用,当然也需要仔细考虑阀门重新拆装的方便性。

  由于管线安装不是一起进行,有一定的先后次序。如先安装上层管线再安装下层管线,先安装里层管线再安装外层管线,先安装较大的管线后安装较小的管线(风管先装后装线槽等)。故管线的布置也应给予综合考虑,以免部分管线安装后,后装的管线安装困难或需要拆除原已安装的管线后再重新安装。

  管线的布置还需要预留一定的安全距离。如电缆桥架与水质的管道之间的距离应符合相互之间的安全距离,以免由于管道漏水而影响电缆的安全运行;强电桥架、线槽应与弱电(带电信号)分别设置,各种电力电缆的平行距离一定要保持在0.1米以上,以免相互干扰和保证电力运行安全;电缆与人行通道尽可能隔离并留有检修空间。总之,机电系统管线的综合布置应真正“综合”考虑,除上述因素外,还应结合现场实际综合各专业的要求进行。

  综合管廊建设面临融资难: 专项债发行不活跃 PPP模式参与度低 如吉林省四平市地下综合管廊项目。该项目公司由当地平台公司和社会资本方共同出资建立,收益结构为“使用者付费+可行性缺口补贴”

  住建部网站消息,6月17日住建部召开推进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电视电话会议,部长陈政高出席会议并部署相关工作,确保完成年初确定的2000公里地下综合管廊建设任务。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目前地下综合管廊的投融资主体主要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项目资金渠道包括贷款、企业债、信托甚至融资租赁等多种方式。据wind多个方面数据显示,截至6月21日,共有7只地下综合管廊建设专项债券发行,融资总额为87.70亿,在各类专项债中发行规模并不大。根本原因在于地下综合管廊项目收益难以测算。同样,由于收益难以衡量,目前社会资本参与地下综合管廊PPP项目的案例并不多,地下综合管廊PPP模式尚待破题。

  与其他大型基础设施建设类似,投资主体在综合管廊建设和运营过程中也面临着项目投资建设金钱上的压力大的难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某券商投行部门《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可行性报告》的意见书显示,贵州一区县管廊长度设计为22公里,项目总投资20亿,折合造价每公里9000万元左右。按此测算,今年2000公里以上的地下综合管廊建设需要的投资额为1800亿左右。

  前述报告还显示,项目资产金额来源上,33%来源于项目资本金,其余通过银行贷款、债券等方式筹措。

  北京一位券商投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项目资本金由城司负责筹措,可能来自财政,也有可能来自城司自有资金,其余资金则由城投企业在金融市场筹措。”

  安徽省一区县融资平台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当地综合管廊业务主要由城司负责,包括投融资、建设、施工、运营等具体业务。融资方式既有传统的贷款及城投债,也有融资租赁、信托等新兴的方式。

  一位央企租赁子公司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其主要是通过售后回租方式向融资平台地下综合管廊项目提供资金,省级平台成本在6%左右,地市级平台成本在7%左右。

  “区县级平台我们只做百强县的项目,主要是融资租赁资金用途、项目资本金受限较小,交易结构灵活。”前述央企租赁子公司的人说,“实际上咱们提供融资,主要看融资平台的资质,而非项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报道,在发改委专项债指引印发一年之后(至2016年4月),已发行的专项债达25只,覆盖4个方向。其中,停车场建设方向的项目13只,占比超过一半。

  另外,双创孵化方向6只,地下综合管廊方向6只(其中一只同时涵盖地下综合管廊和养老产业方向),养老产业方向3只。在今年4月至6月21日的区间内,仅有1只地下综合管廊专项债券发行。显然,地下综合管廊的发行数量并不特别突出。

  前述券商投行部人士解释称,专项债中地下停车场项目做得多,主要是项目收益明显,项目容易包装;地下综合管廊虽能对入廊管线企业收取费用,但是实务操作很困难,也就很难做项目收益论证,报的项目比较少。

  “虽然地下综合管廊项目有收费的支持,但大多属于讲故事类型。如果严格审核,报的项目很难通过。”他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6月21日共有7只地下综合管廊专项债券发行,共计融资87.70亿。发行主体为当地融资平台,其中市级平台3家,县级平台4家。

  几家融资平台专项债资金已占到项目总投资的大部分资金。如安徽金债县项目总投资为 15.99万元,募集的11 亿元专项债资金占项目总投资的比例为 68.79%。

  “地下综合管廊的需求很明显,但是建造、运营企业议价能力弱,现在管廊项目很难形成收益。”前述券商投行人士建议称,“应该由地方政府发行企业债解决,而非通过城司发行企业债的方式解决。”

  在17日推进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电视电话会议上,住建部部长陈政高表示,(要)大力推广PPP模式,推进体制、管理、融资渠道创新。

  长期从事PPP业务的大岳咨询总经理金永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由于非公有制企业进入地下综合管廊项目存在几个难题,现存的地下综合管廊PPP项目比较少。

  具体而言,社会资本所面临的问题分别是项目收益不高、实现收益的周期较长、投资金额巨大。“非公有制企业与地下综合管廊PPP项目对接的点比较少,但如果项目设计合理也能成为好项目。”金永祥表示。

  一位曾参与地下综合管廊项目招投标的浙江非公有制企业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国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刚刚起步,运作体制和管理机制仍处于探索阶段,项目本身的收益还很难覆盖成本,还需要政府的财政补助。

  目前来看,一些地方已在推行地下综合管廊PPP试点,如吉林省四平市地下综合管廊项目。该项目公司由当地平台公司和社会资本方共同出资建立,收益结构为“使用者付费+可行性缺口补贴”。

  “社会资本对参与城市地下管廊建设热情非常高,需要的是地方性的制度设计和实施细则,同时理顺各方利益机制。”金永祥表示,“入廊管线单位应向地下综合管廊建设运营单位交纳入廊费和日常维护费,否则将会影响PPP地下综合管廊项目的建设。”

  也有业内人士建议,考虑到国内地下综合管廊实际运营经验较少,未来入廊管线单位收费情况并不明确,也可优先考虑采取政府付费方式向项目公司购买地下综合管廊服务,保证项目公司合理收益,提高社会资本参与的积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