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已经不认得自己

  特朗普不承认败选的态度正慢慢的变明朗。北京时间11月15日半夜,他发推特提到拜登获胜“只是在假新闻媒体眼中获胜”,其后,北京时间16日凌晨和早上,他又连发帖文拒绝承认拜登胜选,并认为“2020年的总统选举违宪”。

  美国社会撕裂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中下阶层的怒火无法被压制,但社会中清醒的精英,仍然寄希望于权力和平交接,不致让社会矛盾极端爆发。从特朗普一段时间的表现来看,他们可能要失望了。

  即便拜登在明年1月顺利入主白宫,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也将捆缚他的手脚,从而使得美国这驾马车继续在特朗普设定的轨道上高速向前。与美国的相处,世界经历了荒谬的4年,荒谬可能还将继续。

  荒腔走板的民调,在大选的波澜迭起、不可测度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它不仅让世界,也让美国自身,都无法认识美国。

  的确,绝大多数民调机构未曾发现,特朗普不仅在中西部的白人蓝领选民中维持了高支持率,而且在佛罗里达州和得克萨斯州等民调泛滥的战场州,为自己的联盟增加了许多新的拉美裔选民。

  (接近美东时间16日凌晨0时,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发推称“我赢了大选”。随后,他的这条推文被推特官方贴上标签“与官方消息源对这场选举判定的结果不同”)

  对这些民调机构来说更糟的是,它们预测是赢得国会参议院的大热门,预计将在众议院增加5~15个席位,巩固其多数党地位。但共和党人现在处于更好的地位来保持对参议院的控制,并且额外获得了一些众议院席位。

  2020年美国大选季,一些民调机构还被指责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比如通过调高某些候选人的支持率,来打击其对手的筹款和动员投票的努力。即便有大量民调错误属于无心之失,当事机构也应该从近3届大选的民调失准中,寻找到可以线

  在新冠累计确诊数全美最高的得州,“538”网站和RCP统计的民调平均值,都显示特朗普只领先1个百分点。《达拉斯晨报》的最后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拜登领先3个百分点。然而,特朗普在98%的已统计选票中,领先拜登近6个百分点。在该州拉美裔人口最多的六个县中,他比2016年的得票率提高了20个百分点。

  威斯康星州正在重新计票,因为拜登的领先幅度(0.63%)不足1%。大选前夕,拜登在RCP网站的平均民调上于该州领先7个百分点,在“538”的民调中领先8.4个百分点。新闻频道和《》日前的一项民调发现,拜登在威斯康星州领先16个百分点,这一调查如今成了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话柄。

  (特朗普赢下俄亥俄州与得克萨斯州,且票差大于两家民调机构选前的抽样统计)

  选举分析师面临的一个主体问题是,在整个周期内,对特朗普有利的民调数据被无情地驳回。特拉法加集团(Trafalgar Group)的民调在关键州,甚至有可能在其他几个州,都可能是最接近结果的。该机构的民调专家罗伯特·卡哈里告诉任何愿意倾听的人,在佛罗里达、俄亥俄和威斯康星等州,特朗普拥有大量被其他民调“视而不见”的支持者。可一些选举分析界的大佬总是嘲笑、贬低该机构。

  (罗伯特·卡哈里发推表示除了Trafalgar,所有的民调结果都很糟)

  最后一刻的IBD-TIPP民调显示,拜登在全国领先4个百分点,这非常接近大选一周后的计票结果(拜登领先3.3个百分点);而其他许多民调机构冒失地预测,拜登在普选得票率上领先两位数,可能取得319~342张选举人票。

  IBD-TIPP的首席民调师拉格万·玛尤,将2020年的经历比作飞机降落。“飞行员试图降落他们的飞机时,不应该看外面的飞机,只应看你自己的仪器,否则你会害怕。”玛尤说,“如果你往外看,看到与其他民调结果相差10个百分点甚至更多,你就会紧张不安。但你不应该去另外的地方,你只应该要依据你得到的东西去做。如果这最终是一个神风敢死队的任务,那就随它去吧。”

  (威斯康辛州2016年民调数据汇总,最上一排为最终选举结果【图源:RCP】)

  而今,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和威斯康星的民调均值,分别领先特朗普5.3、8.1和4.6个百分点。由于这三个州面临选举欺诈指控,最终经双方认可的计票结果尚未出炉,不过已经列出的多个方面数据显示,拜登在宾州和威斯康星的领先幅度都不超过1%,在密歇根不超过3%。也就是说,这三大“蓝墙州”的选举结果比民调偏离了四五个百分点,民调甚至比2016年错得更离谱。

  在美国上下等待法院和其他机构对选举结果进行筛选之际,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2020年美国政坛的一大浪潮,是保守派女性当选美国众议院议员。根据最新统计,共和党女性在众议院共和党党团中的人数已经增加了一倍多。

  到目前为止,被共和党翻红的8个国会选区中,有6个是由佛罗里达、南卡罗来纳、俄克拉何马、新墨西哥、艾奥瓦和明尼苏达州的保守派妇女赢得的。在阿拉巴马、科罗拉多、佛罗里达、伊利诺伊、印第安纳、密歇根和田纳西州,还有7名保守派女性接替了退休议员。在这13场决胜的比赛中,有10位保守派女性击败了女性挑战者。

  考虑到拜登假定获胜的微弱优势(拜登多赢的约500万张票,大多数都来自加州,而在多个战场州赢得很悬),“特朗普主义”似乎不太可能受到类似于致命一击的打击。共和党基本上没有理由回避特朗普;相反,考虑到2016年、2018年和现在的选举结果,人们可能会认为,有特朗普名字的共和党在选票上的表现,比没有特朗普的名字更好。主流媒体中那些继续排斥特朗普的人必须做得更好,否则他们将会在“另类媒体”的崛起中,输给他们的挑战者。

  不幸的是,媒体中的许多人,尤其是预言家,继续把事情弄错。正如大卫·格雷厄姆在《大西洋月刊》上所言,大规模的民调错误不利于培养一个消息灵通的公民,对美国民主来说是一个灾难。“目前,共和党领袖是一个专制的民粹主义者,尽管两次失去民意多数,但他声称代表了人民的‘真实’意愿。总统不太可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如此宣称公众舆论支持他。他可能错了,但没有可靠的民意调查,谁能说得准呢?”

  关键的法律争议在于:双方的选举监察人员“有意义地介入”计票过程(能看到选票是如何分类或制表的,是否有适当的签名,或是否有有效的邮戳),是计票合法性的前提还是补充?州议会就邮寄投票截止时间(如11月3日20时)立法的效力,是否高于州最高法院对此的司法解释?那些信封上邮戳丢失或无法辨认的邮寄选票,能否推定为及时寄出?

  尽管20年前,的总统候选人戈尔曾耗时一个月进行佛罗里达州大选计票诉讼,但如今的自由派媒体可等不及,几天内已经宣布2020年总统大选的胜利者。鉴于美国总统是由所有50个州的选举人选出来的,而不是那些预测将迎来“蓝色浪潮”的新闻机构,这一切在12月14日选举人团正式投票之前,可能都还有变数。